中国书画网 > 博学书苑 > 画论 > 张大千画论部分(一)

张大千画论部分(一)

来源:中国书画网 作者:Jane

  【画语录】   师古人之迹,先师古人之心。   石涛的画,五一不是来自生活而法度严谨,无一不新颖奇妙而自辟蹊径。   石涛还有一种独特的技能,他有时反过来将近景画得模糊而虚,将远景画得清楚而实。乍看起来,似乎不合上面所讲的道理,但这其实等于我们把摄影机的焦点对在远处,更像是我们眼睛注视前远方,近处就显得不清楚了。这是“最高”现代科学物理透视,他能用在画上而又能表现出来,真是了不起的。所以中国画的抽象,既合物理,而又要包含着美的因素。   张大千先生的这句话点出了石涛画得根基。一是师古人之迹,二是师古人之心。这古人之“迹”与古人之“心”,实在是中国话的优秀传统,也是最重要的传统,二者不可“偏废”。   “一画”是“众有之本”、“万象之根”,“此一画收尽鸿蒙之外,即亿万万笔墨,未有不始于此而终于此”。   “画家,当以造化为师。”   “画家当以天地为师,不可拘泥一格,所谓造化在手……”   “名山大川,熟于心中,胸中总有了丘壑,下笔自然有所依据。不但山水如此,其他花卉、人物、禽兽也都一样。”画山水画的人,必须要多游历,要“行万里路”。   画生动感人、意境无尽,才能使人产生翩翩联想。……这就叫“生”、“活”,有广播的生活经历、基础,画出来的画才能生、才能活、才能生动活泼。……山川的灵秀之气才能在画中表现出来。……要获得山川的灵秀之气是很不容易的。   如齐白石先生的“虾”、“草虫”和“蔬菜”,以前从未有人去画,白石老人画了以后,感人至深而家喻户晓。妇孺皆喜齐白石的“虾”,那虾如在游、在爬,生动之极,这是白石老人以“虾”为师的结果。   【画论画风评析】   中国画就目前所知,自原始社会的彩陶文化开始,经过了七八千年的发展,已经是极为丰富多彩的。汉代以后,中国画又迈进了纯欣赏性的发展阶段。特别是到六朝后,中国山水画产生;又经隋唐的发展,至两宋而大成;到元朝,山水画可以说是到了中国封建社会时期的顶峰。自此直至现代,中国山水画历代名家辈出,灿若秋夜晴空,繁星似锦。   大千先生说:“对我国古代的山水画,我最佩服的是北宋四大家,即董源、巨然、李成、范宽。这几位大师的山水画,可称构图宏达,峰脉绵延,笔法豪放,气势幽远,不愧为山水画的百代宗师。”诚如大千先生所言,唐代以前的山水画毕竟处于萌发阶段,尚未成熟;到五代时,中国山水画获得了极大的发展;至北宋时,山水画发展到了鼎盛期。而北宋的这四位画家,更是代表了北宋山水画的最大特点、风貌、气派、势态和神韵。   张大千先生就因为抓住了”师古人之心“这一学画之”大道“,且又全面地师古人之画迹,审选了石涛一家为重点,而后进行系统的、全面地、广泛的、深入的、细致的钻研,抓住各家的精髓,吸而取之;此外,他还钻研如敦煌壁画、印度壁画、日本绘画、西方绘画等,全面地吸收各画种之精华为己有,终自成一家。   只有如张大千先生这样的”师古人“,才算是真正的继承了中国画的”传统“。   他还告诫后学:”初学画的学生,应先从临摹入手,要取法乎上,学习古代名画,通过对临、背临,对古人的笔墨构图要背熟,然后融合古人所长,渗入自己所得,写出胸中意境,创作出自己的作品,才能超越古人,即师古而不泥古。”一个初学画的人,若不从临摹入手,就没有学画的本钱,……还应该把古人的笔墨、构图背下来,背熟了,眼睛一合上,古人的一家家、一派派的画法、笔墨特征、构图特色就会历历在目,只有达到了这样的程度,那才算得到了古人的技法。   将这些古人的技法变为自己的技法,使他人的技法经消化而变为自己的。最后将古人、今人、他人、自己的融会贯通,而后在作画时融合一切,写出自己胸中经多方沉积的“一切素材”而为自己的意中之境,创作出自己的作品。   “初学必循规蹈矩,熟练后应不拘成法,发挥个性。”   【张大千与石涛】   大千先生之学石涛是在二十二岁时。随曾、李二师学bodog博狗娱乐登录时,因见两位老师常喜作画而亦随之仿效着学八大、石涛的画。当年仿拟的石涛作品就使上海的地产大王程霖生上当。从这件事可以看出,大千先生只要认定一事,就会全力以赴。   大千先生的很多画,就是因为对石涛的画理、画论、画法钻透了,才得心应用,应用、变化自如,简直是神龙般地翻手为云、覆手为雨。即使发展到了泼彩画的时候,还隐含着石涛的画理于其中,这就如他做人一样,离开祖国,侨居欧美三十年,却不脱中国固有的民族服装——长袍。其人、其画、基装,均离不开中国民族的情。   但是,张大千先生从艺的一生,绝不仅仅是一个“石涛专家”。   看大千先生的一生,曾言临摹过一万幅以上的古代名画,如他自己收藏的董源的《江堤晚景》,“就摹过三十多遍”。   “得其意、忠其形、传其神”。于形、于笔、于墨、于意,确是一丝不苟。   要“钻进去”,更要“出得来”“师古而不泥古”   【张大千与写生】   写生,是张大千先生一生艺事中三大要领之一,他说:“画意要领,即:师古人、师造化,求独创。”这也是“师古人”的一个要领中的要领,诚所谓:“师古人,必先师古人之心。”我国古人之心就是“师造化,求独创之心。”如石涛所说“我之为我,自有我在,古之须眉,不能生在我之面目。   因为只有人品高才会画品高,才能创作出好的作品,而这高尚的人品、广阔的心胸是离不开自然造化熏陶的,熏陶多了,游历也广了,见识也多了。   在深入自然造化之间,“栖息其中,朝夕孕育,体会物情,观察物态,融汇贯通”之后,必然会水到渠成地绘出“传神的画”。   “临古与写生二者不可偏废”。   一前一后、一上一下、一呼一应、一站一行、翘首一致。   六朝银杏,实是一小景。   一似“枯却活”的六朝银杏,“插天神护力,捧日露沾襟,偶向空心处,微闻顶上音。”
设为首页 |  关于我们 |  联系我们 |  招聘信息 |  收藏本站 中国书画网主编信箱:dongshizhong@cydf.com 电话:010-806999906转2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:京网文【2013】0344-083号 京ICP备090236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273 版权所有:Copyright 2004-2015 北京艺宝网络文化有限公司
扫一扫 求关注